行走一生,望断天涯,最远不过是晚霞。

关于

长路

边城诗社:

文/劲草

是否真的有命中归宿?

人总是在遥望着未知,

却满怀希望。

也许,活着只是另一种形式的扰动,

如分子的运动,

杂乱无章,

却符合统计。


路呵,漫漫无期,

似归途。

也许,行走就是归宿。

心火燃烬,

便垒一个土丘,

给后来人,

些许暗示,

些许希望。


评论
热度(20)
  1. 天木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露西亚的情人边城诗社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天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